头部左侧文字
头部右侧文字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玄幻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小赌怡情-移动藏经阁

第一百一十七章 小赌怡情-移动藏经阁

作者:汉宝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

背景颜色: 字体大小: 字体颜色:

    ps:

    晚上暂时两章,后面的章节倒是码好了 ,就是有些断落修改一下,明天中午再发 。

    继续求票求订

    铭心看着众人不相信的眼神,脸上却是无比得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知道吧 ,白晨乃是炼丹师,同时也是我师父亲准的客卿长老,你想打杀他 ,就是在打杀我七秀的脸面。 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一直苦于没机会开口的程君溢突然大笑起来 ,指着白晨道:“就这瘪三,也能当七秀的客卿长老,那我不都能当七秀掌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溢! ”廖山惊怒 ,大喝一声,制止了程君溢的口无遮拦 。

    贬低白晨可以,可是如果羞辱七秀掌门 ,那就是当真得罪死了。

    “好,你这句话我会如实禀告我师父的,还有掌门……”

    廖山脸色一阵难看 ,目光闪烁不定:“你又有何证据证明,他是七秀的客卿长老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如何证明? ”白晨淡然笑起。

    想试一试我的身手吗?打断你的狗腿都会!

    白晨眼露凶光,廖山倒是不怀疑白晨的修为 ,刚才稍一交手,白晨的力道不弱,比之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。

    这种修为 ,如果放在火云宗 ,的确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可是绝对不够成为七秀的客卿长老 。

    廖山更加笃定,白晨不可能是七秀的客卿长老。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 ,冷笑道:“既然是七秀的客卿长老,想必炼丹水平应该不弱吧,正巧老夫出身火云宗 ,这炼丹术在蜀地之中,也属于一枝独秀,不妨我们来赌一赌如何? 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白晨和铭心对视一眼。脸上都露出为难之色 。

    铭心的脸色更是犹豫与为难 ,眼中更是忧虑重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敢赌了吗?想来也是,若是被拆穿了。那颜面可就都丢尽了,我师父可是得到过万花谷两位尊者肯定的 。更是曾经炼制过十阶的灵动丹 ,炼丹术已达炼丹宗师级别,火云宗内更是无人能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 ”张父更惊的张着嘴,他太清楚一位炼丹宗师代表着什么了:“廖宗主 ,你是什么时候晋升为炼丹宗师的?老夫怎么都没听你提及过?”

    “姨父 ,师父为人低调,怎会随意方言自抬。”程君溢的脸上说不出的得意 。

    “居然已经是炼丹宗师了? ”铭心的脸色更加为难。同时回头看向白晨:“不如就不比了吧,他可是炼丹宗师……”

    白晨的脸色更是犹豫不决 ,隐隐有所退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?刚才说那么多大话,现在不敢比了?”程君溢立刻趁势叫嚣起来:“你若是真有成为七秀客卿长老的炼丹水平 。想来也是宗师级别的人物吧,正好与我师父切磋切磋。 ”

    廖山轻抚长须 ,脸上说不出的得意,蜀地之中如果不算上那两位尊者,便是自己独步蜀地。

    何况自己的年纪 。不过两位尊者一半 ,再给他四十年的时间,未必就及不上两位尊者 。

    “老夫也不是得势不饶人,只是你这两小辈 ,自以为是。仗着七秀名号,口出狂言侮辱我火云宗,若是现在低头认错 ,老夫便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廖山在初步认识到 ,白晨的修为后,也就没了让他下跪的念头 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自己的另外一重身份,足以让他们低头 ,挽回自己的颜面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,不要得意忘形,真以为小爷我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白晨的气急败坏 ,在众人眼里,就成了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铭心也是咬牙切齿:“白晨哥哥,跟他比! ”

    白晨咬着牙 ,很艰难的吐出一句:“要独斗,那就要有彩头,没彩头算个屁的赌斗啊 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原来你也有几分胆色。”廖山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程君溢趁机拿出一张银票:“这是十万两 ,不过你们拿的出来么? ”

    “才十万两,不赌……白晨哥哥,我们走…… ”铭心一把拉过白晨 ,抬腿便要离开 。

    不过 ,在众人的眼里,两人的这番表现,分明就是借故脱身。

    廖山立刻给程君溢打了个眼色 ,程君溢犹豫了一下,又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:“一百万两!”

    铭心停下脚步,从衣兜里掏了掏:“看清楚 ,本姑娘的身上可是有五百万两银子,难道还看的上你们那区区一百万两银子不成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若是你们敢拿这五百万两银子对赌,老夫接下便是。 ”

    廖山也拿出一叠银票 ,这可是他这次从张家进货的银两 。

    不过他气定神闲,在他看来,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。

    铭心急了 ,拉着白晨:“白晨哥哥,这……这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晨也是脸色惊疑不定,犹豫不决 ,就在这时候 ,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若是白公子愿意接下这赌斗,老朽愿意为白公子出这彩头 。”一个老者缓缓从府内走来 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。 ”张父一惊,惊讶的看着老祖宗从内院走来 ,不明白老祖宗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外人小子,去得罪廖山,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 。

    “张老前辈 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在张家老祖宗面前,廖山也不敢肆无忌惮,只是不满他的这种举动。

    “老朽闷在张府上多年 ,难得遇上这么有意思的赌斗,怎能轻易错过,若是觉得这五百万两的赌斗太小 ,那便一千万两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 。 ”张父不敢相信的看着老祖宗。

    张才更是瞪大眼睛,他虽然生在张家,可是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等豪赌。

    张家一年的收入多少 ,张才倒是知道 ,也不过几千万两的收益,这一出手便掷出千万 。

    除了这位老祖宗之外,还真没多少人有这手笔 ,就算自己老子也不敢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白晨更加犹豫,眼角不禁扫了眼张家老祖宗。

    老祖宗都快掉光的眉毛一挑:“小友 。一千万两已经很多了,再多想必廖宗主也接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前辈 ,这千万豪赌。晚辈的手头实在是使不上力气啊 。 ”

    在廖山等人听来,这是白晨服软认输 。被这一千万吓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张家老祖宗的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,老祖宗压低的声音道:“那你觉得多少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廖山冷笑:“只要你敢接下 ,老夫便舍命陪君子,你只管开口好了 。 ”

    “三千万两,身上钱不够 ,那就写借据。 ”

    廖山听闻,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实际上这一千万两 。已经是他所能支配的最高现钱。

    火云宗虽然不小,可是毕竟是门派 ,不是张家这种半商半武的世家。

    可是白晨这一张口三千万 ,在他想来 。不过是想将自己吓退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有这勇气,老夫也不差你 ,三千万赌这一局!我们各自立书为证。”

    “小友就不用立书了,不论胜负 。我张家便为你出了这三千万两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,您这是何意啊。 ”

    张父大急 ,张家虽然殷实,可是这三千万两也不是小数目 。

    老祖宗这一张口,就把三千万两打水漂 。这事落谁家头上都不乐意。

    老祖宗安抚的笑道:“区区三千万两 ,老朽还是做的了主的,就当与小友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白晨咧嘴笑起来,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,微笑回应道:“老前辈客气了,我与张才是朋友,您是他的祖辈 ,小子厚颜叫您一声老祖宗 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不错 ,张才,你能结识这位小友,证明你还不是一无是处。 ”老祖宗微笑的揽着白花花的胡子。

    张才受宠若惊 ,他这辈子何曾被老祖宗这么称赞过 。

    程君溢的脸色不由得难看了几分,阴晴不定的看着张才,眼中偶有凶光露出。

    张父虽然心有不甘 ,可是面对老祖宗的决定,也不敢反对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张家家主,不过老祖宗只要一句话 ,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。

    老老实实的吩咐下人,拿出一叠三千万的银票,每一张都是十万两 ,整齐的一叠也有拇指厚。

    “张才,去帮我找个炼丹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府中有一鼎炉,若是小友有需求 ,就送予小友使用了 。”

    张父又是一惊 ,那可是早年,他用两千万两购来的,而且卖的那人还是半卖半送 ,其价值远远超过两千万两。

    如今老祖宗这一句话,就要把那鼎炉送给这个无名小子。

    张父这下不再是反对,而是震惊 。

    这小子难道真是七秀的客卿长老不成?

    不对 ,就算是七秀的客卿长老,也不可能让老祖宗随手送出几千万两的珍宝 。

    “白晨哥哥,鼎炉是用来做什么的? ”

    铭心一脸好奇的看着白晨 ,白晨认真的说道:“那是炼丹大师用来炼丹的,我以前的时候,看我师父用过一次 ,之后就再也没用过了,那个鼎炉天天被我师父藏在枕头下面,每日都擦的油亮油亮的 ,都舍不得用。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那你用过么?”

    白晨犹豫 ,想要点头,又摇了摇头道:“这个……师父说,等我什么时候炼出他觉得满意的丹药 ,他才会借我用。 ”

    “那你平常都用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是破锅破碗咯,师父说了,用鼎炉的炼丹师 ,都是不得了的丹道高手,我不配使用 。”

    白晨欲拒还休的看着张家老祖宗,行了个礼:“老祖宗的好意 ,小子心领了,那鼎炉小子就不要了,若是能拿个带碗盖的碗来 ,小子就心满意足了。 ”

    老祖宗脸色一阵错愕,他当然看的出,白晨和铭心这是在演戏。

    可是这戏是不是演过头了 ,一时间他也不知道白晨说的是不是真话 。

    拿个碗来炼丹?

    听都没听说过 ,难道他真拿碗炼丹不成?

    “土包子。 ”张可儿冷嘲一声,她都知道炼丹要用鼎炉,眼前这小子居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张才脑子一热 ,居然真从府里找出一个碗来 。

    铭心双手叉着腰,一副泼辣表现:“说吧,你们要炼什么丹药?我们长老接下了。”

    铭心还特意咬重长老两个字 ,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老夫也不欺负你,八阶的流云丹会不会炼?”廖山冷笑道 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太为难他了吧 ,我估计他连流云丹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,或许连听都没听过吧。 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那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就流云丹 ,我会我会……”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